时彩诗御制时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1年嘉德春拍中,有一对清乾隆 矾红御制诗文茶碗以345万元成交。碗壁以矾红御题诗文一首:梅花色不妖,佛手香且洁。松实味芳腴,三品殊清绝。烹以折脚铛,沃之承筐雪软饱趁几余,敲吟兴无竭。诗中提到的梅花、佛手、松实,是乾隆皇帝自创的一种茶三清茶。
..

  2011年嘉德春拍中,有一对“清乾隆 矾红御制诗文茶碗”以345万元成交。碗壁以矾红御题诗文一首:“梅花色不妖,佛手香且洁。松实味芳腴,三品殊清绝。烹以折脚铛,沃之承筐雪……软饱趁几余,敲吟兴无竭。”诗中提到的梅花、佛手、松实,是乾隆皇帝自创的一种茶——三清茶。采三者入茶,以雪水烹之而成。在品茗之时,作诗以和,文雅之至,于御瓷中体现。

  乾隆皇帝虽然常被“戏说”,但这位盛世之君“能诗善画,精于骑射”史书确有记载。7月初,北京故宫博物院披露,又发现两箱乾隆皇帝共2.8万首御笔诗。乾隆不仅爱写诗,还爱把诗刻到瓷器上,因此带有御制诗的瓷器一直是收藏领域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清理文物时,工作人员在库房里发现2个箱子,上面写着‘乾隆诗稿’,打开后,竟然是乾隆皇帝的2.8万首诗的诗稿。过去库房里有1.7万多首乾隆的诗,加上这次的发现,有4万多首。”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近日在平安故宫月度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

  4万多首诗,意味着在乾隆88年的人生中,他每天都要写约1.3首诗,而《全唐诗》共有2000多位作者,也不过4万多首诗,乾隆以一人之力就超过了。因此,有人说乾隆是中国历史上写诗最多的人,也是全世界古往今来写诗最多的人。时时彩单霁翔表示,乾隆诗文稿具有相当程度的文化与考古价值。“拿破仑一件手稿曾经拍出巨额天价,故宫馆藏如此大量珍贵的乾隆亲笔诗稿,其价值无法估量。”

  不过可惜乾隆虽然博览群书,但是喜欢卖弄学问,为了韵脚甚至不惜造字,让他的诗生僻难懂,还十分拗口。这也有可能是造成他作诗如此之多,却没有一首流传下来的原因。

  在艺术品、工艺品乃至日用器物上镌刻、题写皇帝诗文,这在中外历史上并不鲜见,但就重视程度之高与器物数量之大而言,莫过于清代的乾隆一朝。据介绍,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文物100余万件,大多数为明清两代遗存之艺术品、工艺品。在清代留下的藏品中,乾隆一朝比重极大,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在乾隆皇帝的要求、指导、督促,甚至亲自参与下完成的、收藏的。乾隆皇帝的所谓“亲自参与”既包括出思想、提要求、定方案,也有题字赋诗之举,包括完成后的褒贬臧否。这类器物包括玉器、陶瓷、漆器、珐琅器与竹器、木器木雕、象牙雕刻、缂丝绣品等。得天之巧,应材运思,精心雕琢,天成人为,蔚为大观,堪称鼎盛。

  据统计,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带有乾隆御制诗的瓷器约有300件,器物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清代之前的历代名窑瓷器,特别是宋代五大名窑瓷器;另一类是乾隆本朝御制诗瓷器。

  乾隆皇帝一生做了大量的咏瓷诗,新中国成立前,郭宝昌统计为199首。由此可见,乾隆皇帝对宋瓷十分热爱。他也曾在自己的诗文中谈到,在自己心目中,只有宋瓷才能真正称得上是瓷器,才是真正的人间珍玩。他不仅歌咏宋瓷,还要把这些诗镌刻在宫廷收藏的宋代瓷器上面。

  据统计,故宫收藏有清朝之前的历代刻有乾隆御制诗瓷器20件,御制诗被镌刻在器物内、外底及外壁等各处。例如宋官窑粉青釉圆洗、宋官窑葵瓣口碗等。在诗中,乾隆对瓷器的釉色、造型、纹饰等方面进行了品评,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收藏和把玩古物的喜悦之情。从中也能体会到乾隆皇帝对这些瓷器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绝不是作为帝王的附庸风雅。

  在清朝本朝瓷器上也多见乾隆诗文,成为宫廷御制瓷器特有的装饰手法。《清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档》中最早的记载是在乾隆七年。乾隆皇帝看到御制诗歌山水青花大罐发出“甚好”的赞叹,旨令景德镇御窑厂督陶官唐英“按其式样,别样瓶亦照有诗句、山水、花卉烧造。”

  乾隆御制诗以它特有的内容、形式和风格,为瓷器装饰拓展了一片天地,同时也向我们展现了乾隆时期宫廷生活的方方面面。

  乾隆每有新的诗作,除了立刻获得一片喝彩之声,还会得到有关部门与人士的重视,转眼就会有人根据其诗作构思制作,其中既有阿谀逢迎之作,也不乏构想精巧之物。因为有御题诗在上,从选材到制作、把关、保管自然都精心的,流传多数是有序的。于是,一批尽物理、夺天工、展才华的作品轰然出世,且代有美名。这类器物从内容到形式、从材料到工艺,都是中华艺术的瑰宝,理应得到推崇,理应在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屡创新高。

  珐琅彩瓷器是中国瓷器中的稀绝品种,仅清代康雍乾三朝少量生产,存世极少,民间收藏者更是凤毛麟角。在国内外市场上,珐琅彩瓷器一露面即被争相收藏。2006年秋季拍卖中,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以1.5亿余港元天价成交,创下清代瓷器拍卖最高纪录。其上,就有乾隆御题诗:“玉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

  2011年嘉德春拍中,有一对“清乾隆 矾红御制诗文茶碗”以345万元成交。碗壁以矾红御题诗文一首:“梅花色不妖,佛手香且洁。松实味芳腴,三品殊清绝。烹以折脚铛,沃之承筐雪……软饱趁几余,敲吟兴无竭。”诗中提到的梅花、佛手、松实,是乾隆皇帝自创的一种茶——三清茶。采三者入茶,以雪水烹之而成。在品茗之时,作诗以和,文雅之至,于御瓷中体现。

  同年嘉德春拍中,有一只“清乾隆仿古铜铀御制诗文轿瓶”以667万元成交。瓶腹中间为长形倭角开光,围以模印鎏金夔龙纹,开光内白地黑书篆体《咏挂瓶》诗,篆法古雅清秀,是乾隆壁瓶少见之款式。

  2013年嘉德春拍中,一件“清乾隆青花粉彩缠枝花卉开光梅菊图御制诗文柿蒂耳瓶”以原本估价6倍多的2702.5万元人民币成交,亦是乾隆御制诗瓷器的佳器。

  有的乾隆御题诗器物则是以御题诗为中心为重点,相当于后世常见的语录牌与宣传品。从艺术的角度计,这类物件难得有令人赞许之处,不必也不可视若神明。但是,这类器物因为数量极少近孤,且当初运作周到,用料考究,制作精细,后世多保管得当,包浆完整,从工艺与历史资料的角度考量,其身价也不可小觑,得到了后代人珍惜,当今也有人追捧,倒是无可厚非。

  随着收藏群体素养的提高,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古典艺术品与工艺品研究的深入以及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运作的进一步规范与沉稳,这种现象会逐步得到调整和改善……乾隆御题诗器物的历史、文化价值会得到理性确定。这种理性定位对于市场来说,就是价值的明确,也就是价格的回归。



免费申明: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留言,请您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